20世紀的藏傳佛教歷史研究綜述

20世紀的藏傳佛教歷史研究綜述

20世紀的藏傳佛教歷史研究綜述
索南才讓

一、歷史的回顧
藏傳佛教是藏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按照比較一致的觀點,迄今已有1300多年的
歷史。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歷代高僧大德致力於佛教史的研究從未綴止,撰寫了一批
至今仍被學術界廣泛引用的宏篇巨著。如《嘛呢寶訓集》、《五部遺教》、《巴協》、
《娘氏教法源流》、《弟吳宗教源流》、《布頓佛教史--大寶藏論》、《紅史》、《青
史》、《雅隆覺沃教法史》、《西藏王統記》、《隆慶教史》、《主巴教史》、《西藏
王臣記》、《奈巴教法史》、《薩迦世系史》、《寧瑪教法源流》、《洛絨教史》、《
噶當教史》、《印度佛教史》、《格魯派教史--黃琉璃》、《土觀佛教史--宗教流派鏡
史》、《松巴佛教史--如意寶樹史》、《漢藏史集》、《智者喜宴》、《宗派建立論》
、《覺囊派教法史》等,其中有的已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受到國際藏學界的廣泛重視。
長期以來,藏傳佛教以其所具有的文化特性和神秘性,深深地吸引著國內外人士。

從17世紀起,歐洲的探險家和傳教士歷經艱辛,涉足西藏高原,一睹雪域風彩,探究神
秘文化。有的人深入寺院、廟堂,訪師學法,親自實踐密法,開始了藏傳佛教研究工作
。幾百年來,湧現出了許多國際知名的藏學專家,像匈牙利的喬瑪、意大利的圖齊、德
國的霍夫曼等人的研究成果,如《對甘珠爾的分析和丹珠爾內容要略》、《西藏畫卷》
、《西藏的宗教》等學術專著受到藏學界的高度重視。迄今國外藏傳佛教研究日新月異
,歐、美、亞許多國家相繼成立了專門的研究機構,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在國內,藏傳佛教早在1000多年前就與中原發生了聯繫。7世紀,文成公主進藏帶入釋
迦牟尼佛像,從此漢僧不斷進入西藏,從事譯經弘法活動。8世紀,吐蕃派往唐朝取經
求法者將大量漢文佛經帶到西藏譯成藏文,禪宗僧人摩訶衍那在西藏宣傳「頓悟成佛」
思想,極短時間內吸引了不少王室成員,勢力發展迅猛,並且對西藏的親印派構成了威
脅。為了緩和佛教內部激化的矛盾,樹立中觀正統思想,贊普主持召開頓漸辯論會,以
此方式迫使漢僧退回中原。13世紀起,藏傳佛教開始了大規模的東傳,歷經元、明、清
三朝,在內地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但是,這種影響僅限於統治階層,可以說是統治階
級很大程度上處於政治考慮,根本談不上從學術角度對藏傳佛教加以研究。

從本世紀初開始,隨著藏族高僧到內地弘法,藏傳佛教逐漸被人們瞭解。二、三十
年代,大勇法師的赴藏學法團和西康藏族高僧到中原傳教,逐漸開始了對藏傳佛教的介
紹和研究活動。重慶漢藏教理院的成立,既造就了一批藏學研究人才,也把這一研究推
向了高潮,《菩提道次第廣論》等一批藏傳佛教的佛學名著被譯成漢文,在學術界產生
較大影響,新的成果不斷問世。40年代後,法尊、呂澂等人撰寫了具有較高學術價值的
專著,在學界反響很大。60年代,王森先生撰的《關於西藏佛教史的十篇資料》,奠定
了現代藏傳佛教史研究的基礎,深受藏學界重視。張建木、郭和卿等人也譯出了一批藏
文史學名著。這一時期,在港台地區從事藏傳佛教史研究的人較多,出了不少成果。慧
吉祥的《西藏佛教概要》,王仲厚的《西藏遠期政教史略》等都是在這一時期完成的。
林傳芳研究《紅史》、《青史》、《布頓佛教史》、《西藏王臣記》的系列論文陸續刊
登在《內明》等刊物上。嚴格說來,從50年代初至70年代末的30年間,大陸藏傳佛教研
究的重點是佛教史,現代藏傳佛教史研究的大部分經典著作都是形成於這一時期。70年
代末至80年代初,隨著改革開放和黨的民族宗教政策的貫徹落實,藏傳佛教研究也進入
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在很短的時間內,一些高等院校和地方社會科學院都成立了藏傳佛
教研究機構。從已發表的藏學論文數量上看,有關藏傳佛教方面的比重較大,而且藏傳
佛教史方面的成果突出。但到了90年代,這一特徵逐漸減少,有關教義、人物、制度、
文化研究方面的論文則急劇增加。

總之,總括一個世紀以來的藏傳佛教研究,可以說經歷了這樣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
側重於對藏文典籍的翻譯和介紹;第二個階段加強了對教派史的研究,成果之豐,受到
關注;第三個階段是重點整理翻譯藏文歷史名著,向深度和廣度發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