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weeks passed , I am still dying

兩星期過去了,好快嗎?
也不會,我每天都在期盼時間快點走,其實我也知道沒有時間這種東西
我希望那種哀傷可以不要再繼續腐蝕我的心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選的,但那種不諒解與怨恨源源不絕的湧出
我如何去好好生活,真的好累好累,用心力栽培一段關係還是不免枯(哭)死,意外發生的卻不斷的萌芽中,一定要這樣我才能面對無常的真實面貌嗎?
昨天把Carnivàle 最後一集看完,頓然所失的感覺,成住壞空不斷的在生活內循環。
沒有常法,三年前我為了愛開始跑步,三年後我開始跑,只是為了擺脫這難受的生活
一切都是充滿苦味。
我什麼都沒有,無所得,因為期望有所得,旦毫無改變。
也許只花三年學到教訓,認清一個人,或許這也夠划算了‧
我願意寬恕你,我願意改變,我願意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