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solve

下班剛回來,洗完澡。
坐在電腦前,我在聽的是藥物迷幻風格,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霧型樂隊Dissolve的第三張專輯。
不過這次不是要談音樂。


想檢討一下上周末禪坐的延伸反省。

對禪二來說這時間適合沒有辦法長時間打坐的人,或許是我太久沒有練習。
當進入狀況後,已經是接近尾聲。
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甚麼身體的問題需要克服。
所有肉體的障礙,都業已排除。我需要練習的只有停心的方法。
師父說,打坐不能解脫,但是它能夠幫助解脫,往解脫道路上的一種指標。
知道自己的狀況,與心的穩定度。
最近這幾次打坐的妄念雜訊強度都很高,這次很多都歷歷在目。
彷彿是經過好幾年都沒有整理的房間我一腳踩進來。有各種的印象與念頭。
而我不經意的就會進入與其相應在交織新的畫面。
好多場景,台中、台北,一些很熟悉的清晨,夜間的畫面。
還有許多聽覺經驗的交錯迸現,第一天最清楚的是the Flaming Lips 在1999年發的The Softbulletin的第一首歌 Race for the Price 。第二天是最後一刻香是GrooveRider 跟Fabio的Drum and bass Live Session 一路活跳出現。內心世界的激烈與澎湃,在平時都無法得見。
每天每天透過眼耳口鼻識與外塵交互作用下,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反觀內心看自己這杯水有多麼混濁,坐著看著自己的心識沉澱。
那又是個異常需要耐心與注意力的事情,我默照我隨習,不是睡著。
就是跟妄念搏鬥而隨之起舞(頗意外的是,親愛的雙子女孩,你連一個妄念也算不上,哈哈)。
這次來人世的目的,是甚麼。我想,應該很清楚,繼續用力的修法,精進。
在生老病死的各種事件來臨之前,把自己準備與調整好。
讓自己在可以幫助人的能力上更加得提升。
解脫這件事情,應該是為了讓別人理解而去作為了給別人知道有更好的方法去避開苦難而去取。
我喜愛分享。這份美感與快樂甚過於獨享。沒有眾生也沒有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