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I am alone (Organ Donor)

令人驚訝的,我在逛你的水管dj shadow的mtv不經意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段子
火影忍者跟Organ Donor的搭配。
聽著不斷變化組合的Organ 取樣所成的旋律,再搭配鳴人跟我愛羅還有白眼日向打鬥的畫面。
不知這原作者是否有其要想要表達的意思為何。
我不禁聯想起,他們身為人柱力(祭品)而具備異於常人的查克拉,這不也是種organ donation?
藉由犧牲或透過某種程度的奉獻來獲取能力,或如佐助。自願/非自願的將自身的能力或條件作(非?)等價(鋼之鍊金術師? XD)交換。而眾生因為我愛羅或鳴人的犧牲而得到安定生活的環境,
而也就是那種執有我與產生我被犧牲或是被奉獻的這種煩惱心的各種交織才有好看的劇情。
這就是人,這就是娑婆世界。



大乘佛教經典有云,六度(「六度」波羅蜜乃指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萬行。其中的忍辱,透過智慧為軸去指導而行的忍辱。如本生經還有金剛經所載,佛陀往昔行菩薩道時,曾不惜性命「捨身飼虎,割肉喂鷹」,以完成菩薩佈施度的宏願。作忍辱仙人時,為歌利王割截肢體,以不生瞋恨而完滿忍辱之修行。在不斷的透過把自我(意識、肉體)上去行給予的動作把對我身體跟對自我環境的區別比較心之執念,慢慢的轉化削弱。
進而能夠真正體悟道自己這樣存在的個體與整個實相時無分別,也就是體驗空性。
喔耶,那我想就是畢業了吧,那時就沒有孤單。沒有孤單這概念,只是標籤,是顛倒。



Organ Donor 是出自Shadow 1996年的第一張專輯,那年我才還穿著高中生制服吧,那巧妙的取樣與令人驚訝的mpc演奏。讓我驚訝到hip hop也可以玩的這麼有趣迷人,體驗喜樂與禪味的一種好選擇(對我而言)。AMG五顆滿點。


另一場精采的Organ Donor Live (in Austin Texas Oct. 1 200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